如何遇见一头海豚

0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成为荔枝君?

我喜欢遇见你们,你们这些有趣又独特的家伙。

———————————————————————————————————————————

“你多高?”

为了躲开雨后泥泞的小路,我们跳上道旁的台阶,问这话时我仰着头。

“186!” 他说。

 

1

去年,得知Lou Reed离世的消息那天,大家都有点闷闷的。夜里坐在被窝里我不想睡觉也不想听歌,总觉得缺点儿什么心里空空的。这时朋友圈有人分享了一期节目,名叫《红河谷》。

男声弹唱,暗哑的嗓子,起头儿没在调上,但随即进入一种放松而亲密的状态。自在的切分音符和节拍,把一首老实抒情的红河谷唱出了洒脱和漂泊,那一刻感觉“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灵魂附体。

我把那首简单的弹唱又听了两遍,然后钻进被窝,暖和踏实的睡了个好觉。

几个月之后因为一些事情我又想起这首歌,于是把它剪成一条语音,做了一期公号推送。这一次听众的反应不象之前张小姐那首《夜空中最亮的星》那么两极,多是笑着说谢谢,喜欢,然后就是问,什么歌?谁唱的?当然,无论什么总有人不喜欢,说,不好听;或者,什么JB。

那天我守在后台,人肉回复了其中的几百条询问:这是自在君弹唱的《红河谷》,来自FM14957 自在世界。我答。

那时我并不知道有一天会见到自在本人,站在台阶上,傻乎乎的问出这么一个跟他的电台,他的人生经历,以及他听过的几万张唱片都没有一点儿关系的问题。

2

那天,我们一起见了一些初次见面的朋友。他带了一支红酒,送了我一张CD,还有自在世界的笔记本,用来缝合的麻绳在白色的纸张上漂亮的裸露着。

自在话不多,但也不是寡言的那种。他只是如他自己所说的,有点儿被动。那以后又过了一个多月他才慢吞吞的问我:

“你为啥推那个不怎么正经的弹唱呢?还特么不署名?”

我把这问题看成是考验。当然或许不是。我照实回答了,也没想夸他一下。我说,我觉得这个版本比普通的翻唱牛逼啊,有某种东西打动了我,我想看看是不是也会打动别人。有,很好;没有,也正常。

“那歌其实挺个人的。” 过了一会儿,他说。

是啊,当然。就是这个东西打动了我吧,我心想。

“记得当时是有个朋友说心情不好,想听红河谷。”他说。“那天我个人也经历了一些烦心事……Lou Reed刚去世,毕竟他对我们这拨人影响挺大的,然后我的一个朋友刚生了小孩。”

“本来那个朋友是想让我找一个好听的版本,我回家找了一下觉得,怎么都把这歌唱得这么难听啊?于是就自己拿起吉他,摸了两遍和弦,随手录了一个。不是说想取悦谁,或者展示自己什么特长之类的,好像当时还感冒什么的,嗓子也不太好。”

 

3

自在做过唱片店店长,后来干过一段时间的纸媒,还做过商业地产的策划。现在做的是自己喜欢的音乐媒体工作。

“一直喜欢世界音乐和民谣,十多年了吧。还做过一个叫自在世界的有声杂志,一本小册子配一张光碟。”

“为什么会喜欢世界音乐?”我问。普罗大众可能会觉得,这个太偏门了。

“你玩游戏吗?”他反过来问我。

“上学时,大家都喜欢玩游戏,我喜欢一个探险类的,叫大航海时代。就是买条船去世界各地探险,发现一些新的大陆,登陆后又发现当地的特产、珍宝、古迹之类的。”

“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摇滚乐,Nirvana,Radiohead,REM,The Cure之类;后来,开始喜欢一些偏民谣类的,Mojave 3,Red House Painters什么的。再后来,慢慢接触到一些世界音乐,发现了世界各地新奇的声音,感觉跟当年玩游戏时一样兴奋, 就像去世界各地观光旅行,一切都新鲜而刺激。”

“探险的过程中往往会有奇遇,比如发现葡萄牙的FADO音乐是对死亡的诗意渴望;雷鬼乐的故乡牙买加也是加勒比海盗的老巢;吉普赛人原来是印度人,西班牙的佛拉门戈也是吉普赛音乐;而起源于Samba的bossanova,其实也曾是对抗巴西军政府的抗议歌曲,而它原来在我们的印象中一直是小清新的代名词……跟摇滚乐的叛逆和愤怒不同,这些流传于世界各地,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音乐和民歌,听起来感觉更踏实,更接地气儿。”

 

——“你是巨蟹座吗?”我又问了第二个蠢问题。

“前阵子的巨蟹座专题提到说,巨蟹学东西很快,学的方法比较刁钻,只要有兴趣,就会一直一直的钻研。所以巨蟹一般都喜欢找某种精神寄托,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你觉得对吗? ”

“对呀,靠谱,” 他乐了,“最喜欢一直一直钻洞洞。”

开黄腔可还行……流氓。

 

4

去年春天,自在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介绍世界音乐,也分享些很棒的电影和活动。相较之下,电台并不是他的重心。“主要太忙了,电台只能兼顾,所以发展有些不均衡。” 觉得手机直录的声音效果比较“扁平”,他用动圈麦克风加声卡录音,再用软件编辑处理,出一期节目往往需要一周时间。

“以后有精力,肯定会把自在世界的内容重心放到像荔枝FM这样的网络电台平台。”他好像有点抱歉,又带点期待的说。

其实我知道,压根儿跟星座没什么关系,这些事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一个和尚闷头在一个破庙里每天敲钟诵经,不是给别人看自己有多牛逼,内是人家自己在修行呐。”

 

5

一个事实:

由于水对光线的吸收,会造成视力困难;而跟空气相比起来,水流的速度又太慢,因此嗅觉也无用武之地。所有的海豚,还有鲸类,都比它们的陆地兄弟们更依赖使用声音进行沟通和交流。

我知道你一直在。不急着靠近,慢慢来比较快。海豚,自在君,你,我,这世上所有的同类,靠着不断的呼唤和频率的共鸣,我们终会找到彼此,不是吗?

荔枝君手机拍摄的作品,自在君的后脑勺儿。

★轻戳这里即可收听FM14957 自在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