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FM:一个文艺电台的逆袭

640

文@南都周刊

 

赖奕龙坐在绿色的沙发上,他穿着白色棉布上衣,卡其色九分裤,有时候把洞洞鞋也脱了,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拍照的时候,摄影师让赖奕龙听音乐好进入状态,他选择了DaftPunk(傻朋克),一支将媒体对其的蔑称作为名字的乐队。

音乐一响起来,原本看上去还算安静的赖奕龙,开始随着节奏摇摆,甚至还弹起了空气吉他。在投身互联网创业之前,这个中年男人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他做过一年的电台DJ,甚至在1999年组织了一场摇滚音乐会。

很多人也许在赖奕龙开发的短信平台“企信通”上发过信息,也可能在他的摩网上玩过wap游戏写过日志……那时候的赖奕龙穿Polo衫,办公室里放着老气的蝴蝶兰,一开口就谈商业模式,但他私底下却爱着黑胶、爱做法式甜点。

 

私人志趣和现实事业的分裂,一直伴随着赖奕龙,直到他开始做手机APP“荔枝FM”。他的公司也从广州CBD搬到了现在逼格更高的老别墅里,手握经纬和晨兴两家知名创投的资金。

去年10月荔枝FM才刚在苹果商店上架,但目前已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荔枝FM最大的特点是它轻松就能录制和混音的操作方式,赖奕龙的目标就像APP的界面上所写的那样,“人人都是主播”。

 

电台高手在民间

荔枝FM的界面和用户体验就像是真正的电台。

它打开的首页不是电台列表,而是一个大旋钮和一个模拟的调台面板。奶白色的收音机样式有种温暖人心的年代感,在现在这个讲求视觉设计扁平化的时代,荔枝FM固执地坚持立体仿真的风格,给人恋物的快感。

赖奕龙也注重很多细节,比如在录音的时候,右侧的滚轴上面黑色的带子就会增多,收听节目缓冲的时候,你甚至会听到收音机搜不到节目时候的沙沙声。

“你看,这里面其实是有光影的,”赖奕龙掏出手机,指着荔枝FM的主界面,“有一个从上而下的光,阴影我们也没有处理成简单的一块灰色”,说罢,他发出了自我赞叹的一声“啧”。

赖奕龙对光影的理解,来自于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而播放界面设计的灵感则来源于博朗的rt20收音机,录音界面灵感来源于博朗tg60磁带录音机,这都是博朗在1960年代的经典产品。

尽管这个简洁的界面曾受到业界的质疑,然而事实证明用户是喜欢的。“因为这个页面能让人安静下来。”赖奕龙说。

 

荔枝FM是很安静的,听友之间不能互动,没有评论功能,只能和播主私信往来,它甚至不主动推送,因为会“打扰用户”。它的使用情景更多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所以荔枝FM现在的副标题是“睡前暖心电台”。

赖奕龙用自己在文艺方面的高逼格,在产品体验的第一道门槛上,轻松地抓住了用户的好感和好奇心。

 

俞剑是一名广播节目的老牌听众,他在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得到一台TECSUN收音机,几乎每天都听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入睡。高中和大学他都是在浙江杭州度过的,晚上就寝之前,和室友们一起分享万峰老师的节目,听万峰老师怎么把来电咨询情感问题的人骂个狗血喷头,感觉后劲十足。

而后他开始接触到PC端的龙卷风网络收音机,到现在开始用荔枝FM。“现在想起来,万峰神马的弱爆了。”俞剑说:“在民间,人们有‘搞基实验报告电台’,有‘大学女寝神吐槽’、‘尴卵尬电台’……”

 

荔枝FM吸引了许多主播,央视主持人王凯在荔枝FM上给孩子们说故事;糖蒜广播、坏蛋调频这些网络播客也来了;还有那个“女汉子卧谈会”,一寝室女大学生随意又呆萌地说着冷笑话,笑声放肆地吐槽生活,进入了荔枝FM收听榜前十名。

目前排名第一的电台是“昨天的现在的未来”,是一个叫“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的女生说自己的生活和感悟。

其最新的一期,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我何尝不想设计自己的命运,但仅凭这点任性,是撑不过余生的”。这种在共鸣点上无限深入和受众细分的表达方式,是任何传统广播电台都给不到的。电台内容上的UGC模式,不仅达到了内容和用户的细分,还发扬了互联网内容自产自销、去中心化的长尾优势。

事实上此前就有一些人嗅到了声音领域的可能性,从2012年开始,国内就出现了一批声音应用,一类是已有一定名气的原创网络电台主播开设的独立APP,比如“糖蒜广播”;一类是类似于“蜻蜓FM”,把各地传统的电台平移到手机端,没有录音功能。

 

最接近荔枝FM的就是“喜马拉雅”,但比较起来,喜马拉雅更像一个声音的优酷,在发布声音和界面组织的方式上看,更像声音的微博。而其录制功能上只是单纯的录音,比较简单。

“怎么让用户更方便地成为手机电台上的主播?”这才是荔枝FM最独特的地方。

640

传说中的L

很难想象,逼格这么高的赖奕龙,在两年前还穿行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做的是农民工的网络社区。

《创业家》杂志前主编申音曾经写过一篇叫《W和L》的文章,描述的两个创业者,分别代表中国的互联网分裂成“精英的互联网”和一个“隐藏着的互联网”。

其中一个留美归来,猫在北京中关村,是国内把玩Facebook、Twitter的人,很容易对号入座,这个W就是王兴。

另一个是关心农民工和蚁族,在夜宵摊上和他们拼酒扯淡,还觉得富士康十六连跳和自己息息相关—因为他们和外界的联系就是手机,他做这一块,本有责任让他们更快乐。这个L就是赖奕龙,但鲜为人知。

 

在2012年年底之前,赖奕龙所做的项目叫183.cn,可以理解为农民工的Facebook。很多行外人都觉得,农民工是一个没有消费能力的群体,其实不然。

赖奕龙曾经拉着好友,《城市画报》前执行主编黎文说,你知道么,农民工他们融不进城市也回不去,会购买qq等级,甚至拥有小米,以此获得认同感。赖奕龙决定要做一个实名社区,给他们一个精神上的家。

为了接近这一群体,他和同事扎根在深圳富士康工厂旁,每天在工厂门口发传单,用户很快发展到十几万人。

 

经纬和晨兴两家创投先后对183.cn进行了投资。但黎文却发现了赖奕龙的“分裂”。

那时候赖奕龙穿短裤和拖鞋,骑单车上班,就是典型的“屌丝”,回家却换上另一套衣服做起法式甜点。“他可能内心不是很喜欢这个产品。”黎文说。

赖奕龙隐约也有同感,有一次,他去成都做183.cn的线下活动,做到很晚,回到广州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或许是低血糖的缘故,赖奕龙两眼一黑晕倒在机场,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他用孤独和苍凉形容当时的感受。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所谓的“世界末日”。赖奕龙坐在有黑胶唱片和书围绕的家中自问,创业失败的几率很大,但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即使失败,依然享受过程的?

他想起了自己多年前做DJ的日子—那时做一档情感类的节目,下班已经深夜一点,即使是在冬天的寒夜骑车穿过整个城市回家,内心却很快乐,“因为那是自己喜欢的”。

最终还是电台更值得去做。从国外的数据来看,比如立志做“音频中的YouTube”的“Soundcloud”,用户从百万增长到数千万;另一个方面,手机上有摄像头有话筒,其他领域的应用早就加以利用,声音领域却相对空白。

 

荔枝FM联合创始人魏雷在去年11月加入荔枝FM,他说他决定入伙的一个因素是:“我知道一个会做马卡龙的巨蟹座男人,一定是对品质有要求的。”

合作至今,魏雷对赖奕龙最深的印象就是细致,他会纠结界面旋钮上下一毫米,会纠结模拟的频道面板在夜晚要不要有黄色的灯光效果,好给人温暖的感觉。

和赖奕龙合作多年的荔枝FM首席技术官丁宁明显感觉到,比起183.cn的阶段,赖奕龙在这个项目中的主导性强了很多。他不再是和用户群体完全不同的局外人。

 

“滥情”背后的商业价值

赖奕龙在荔枝FM也有个电台,叫“深夜谈歌”,放粤语老歌,排名很靠前。荔枝FM的投资方,经纬创投的副总裁茹海波也是忠实的听众。

从183.cn这样“屌丝”的一个公司到荔枝FM这样的文艺公司,相比起茹海波的“值得试一试”的判断,晨兴创投的刘芹则有更多顾虑:“如此大的市场跨度,团队如何能够调转得过来?”

经纬方面的建议是做一个语音版的糗事百科那样的东西,但是赖奕龙坚持自己的文艺调性,要走有情感有温度的路线,每个电台背后都要有主播,要人和人的交流。

最困难的问题是,如何确定用户需求。电台播客似乎在国内并不受欢迎,赖奕龙用爬虫软件统计过,中文播客只有4000个,活跃的只有2000多个,而且使用手机收听,流量耗费大。

因此,赖奕龙采取了精益创业的思路,进行小成本的试错。所谓的“精益创业”一词,来自畅销书《TheLeanStartup》,即产品设计不再由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主观臆断,一切全凭用户需求说了算。

 

赖奕龙先在去年3月做了微信公众平台,接入产品雏形,让500个愿意合作的优质播客将节目放进后台,当用户想要听歌时,向公众号发一个数字“1”,公众号就会随机回复一条电台节目,这个基本功能后来转变成了APP上的旋钮。

两个月下来积累了5万多粉丝,用户增长速度并不如预料的快。赖奕龙的团队很快进行调整,推出了“标签云”,以协助听友找到自己喜欢的电台,粉丝数量一个月后增长到100万,日活跃用户20多万。投资方看到这些数据就放心了。

不过这只证明了听众数量,如何鼓励和帮助人们成为主播,去制作内容才是最具创造力的部分。

黎文对赖奕龙说,你先帮我解决录音问题。“要在电脑里面搞一堆硬件,外接声卡、调音台,再接一堆的线一堆话筒,录完之后又编辑,太痛苦了”。用户会被吓跑的。

 

同样感到痛苦的,还有赖奕龙在电台工作的朋友,有很多人虽然有才华有观点有好声音,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成为主播发声,即使成为了主播,说的或许也不是自己本人最想说的话,做的不是自己最想做的节目。

然而如何用手机就能录制音质优秀的节目是一个技术难题,这也是APP在去年10月才上线的原因。现在在荔枝FM上,录音有自动降噪,也可以简便地进行音乐混音。

 

目前荔枝FM上的电台已接近30万,茹海波看了上线半年的用户增长曲线发现,它和经纬投资的另一个APP“陌陌”早期的增长曲线一致,是快速而健康的。

当然开放的产品形态也会带来诸多问题,由于鼓励自媒体的野蛮生长,不免会产生很多劣质的内容,也会带来很多政治风险。

荔枝FM对于电台的审查是分很多级的,根据电台注册的关键字来划分。“有一些电台风格稳定,内容也非常稳定,像妈妈讲故事这种,你没必要每一期都审得很紧嘛。”赖奕龙告诉记者:“我们还有一个十多个人的兼职审查团队,对一些电台的每一段都要听,量大的话需要外包给几百人的团队,在中国这些都是非常成熟的了。”

在荔枝FM四十多人的团队里,三分之二的人员是技术人员,这些常自嘲为“IT民工”的人,每天有下午茶吃,午饭也有阿姨来做,赖奕龙甚至空出了顶层的空间让同事们睡午觉。“做这行,最重要的还是人!”

他鼓励员工去旅游,自己也是旅游达人。很多他的朋友和同事都叫他Marco,这是他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因为会让人联想到马可·波罗”。

 

至于盈利模式,赖奕龙还没怎么想过,因为他相信只要有用户并且用户喜欢产品,商业模式必然是会寻找到的。

他喜欢举微信的例子,“当时也没想到会有微信支付啊”。赖奕龙目前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大方向是内容免费,或许会做粉丝经济。“我们觉得盈利不是特别着急”他把一颗小番茄放进了嘴里,那是他公司每天提供的下午茶里的水果。

 

在荔枝FM上,有一档由前凤凰卫视名嘴梁冬和著名经济观察员吴伯凡打造的电台节目,叫《冬吴相对论》,吴伯凡在节目里的一段话,就像是专门说给赖奕龙听的祝语。

“信息在很多时候是不值钱的。什么值钱呢?是信息的通道”。《冬吴相对论》无疑在这个极度膨胀的信息社会,开辟了一种颇具意义的“信息传达通道”。而荔枝FM正是看准了以声音作为信息通道的价值。

 

·点击这里收看原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