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坐爱枫林晚

0 (1)

如果你问我,看《泰坦尼克号》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可能不会说是二人在船头张开双臂的经典镜头,也不是松开手眼睁睁看着爱人沉入水中的那一刻——虽然当时也是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吧……

很多年过去了,我常常想起的是起雾的汽车后窗上,忽然拍出来的一只手掌。五指微张,紧贴玻璃,因用力而显得发青,带着情绪的张力和震撼。之后,便无力的滑下,在车窗留下激情的印记。那手印,好似一掌掴在高贵无趣故作姿态的未婚夫脸上——“啊,这才是生活!”那一刻,我仿佛听到Rose内心快活的叫喊。

那之后,许多生命逝去了,包括Jack,然而都抵不过这一刻。可见我们对痛苦的记忆,总是不及那些激情迸发的时刻来得持久和深刻。

这应该是我最早接触的“车震”场面了。当年的老爷车,车内空间远比现代一般车型要宽敞舒适,虽然发生在车上,目测跟自家沙发也差不了多少,唯一的问题是没空调,太冷啦。(Rose说,你在发抖?)真遗憾,那不是爱的颤栗,是冻的。

 

美国被称为“车轮上的国家”,有人戏称,这个说法在描述了美国的汽车工业的发达之外,还有着另一层含义:1932年,汽车真正进入美国家庭,据说这一年美国的私生子出生率增长了30%多。到了六十年代,伴随着全美汽车消费的第二个高潮时期,也迎来了一场“全民解放”运动——据说90%的女孩,初夜都是在车上度过的。记得某明星曾在一档汽车节目中毫不讳言的说,自己就是父母外出旅行期间,在汽车后座上一次“野战”的“成果”。

本来嘛,伴侣合法、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想怎么浪漫是两个人的事。我泱泱大国性爱次数的全球排名已经很落后了,好端端的再被别人的负面新闻弄坏了胃口,就真的太可怜了。

想像有天你老了,在一个又一个阳光稀疏的下午,怀抱着打瞌睡的猫,那些寂静的、凝固的、仿佛无尽的辰光里,你会想起什么?

那时的我,恐怕早就一身病痛,就算一片儿顶过去五片儿的猛补钙,也不能一口气爬六楼了。虽说年轻时也常常宅在家,但那时好歹也是Free Will,而今却是“不得不”了。这种时候,很难再去创造什么回忆,往前看,恐怕连憧憬的心思也没有了。我能做的,就是在头脑中一遍一遍的反刍过去。若再没点儿拿得出手的经历,晚景岂不凄凉?

 

所以,趁青春尚在,在某个春风沉醉的夜晚,请开车载我上山去看星星吧!阳明山也好,白云山也罢,一起来创造一点不一样的回忆吧!

因为我从不为做过的事而后悔,我后悔的,是那些不曾做过的事呀。

点击这里收听车厢里的爱琴海   via  FM14505 跑火车电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