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啊

还记得在《惊蛰》里我说,有时听到一个声音,远比看到一具裸露的胴体更令人害羞?一个更极端的例子是,只要听到对方讲外语,就会全身酥软意乱情迷难以自持,不用前戏,自动入戏。

难怪他们说,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啊!

这是1988年的喜剧影片《一条叫旺达的鱼》里的情节。叫旺达的女主角对外语有一种奇妙的偏好,而当她遇到一个男人,发现对方不仅能讲法语,意大利语,甚至还能大段大段的用俄语朗诵,旺达当场就芳心失守、全线崩溃了。

我一直记得这个好笑的桥段,因为那种心情,我也多少能够体会。

 

如果我说粤语是非常性感的语言,你恐怕很难同意。但你应该知道每个人的敏感点和性偏好都可能不同,对不对?有的人摸耳朵就会兴奋,也有的人喜欢被打屁股,就好比陈清扬吧,她被王二打了两下屁股,结果当即就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注释见文后)。所以“听粤语就觉得嗨”不仅有可能,还很有道理。

有的女人非常了解自己的身体,比如前面那个摸耳朵就会兴奋的,她可能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不要在人家胸部浪费时间啦,人家其实喜欢摸耳朵啦。”

同理,我听粤语也不是听什么都嗨的。太口语化的不行,粤语歌也不行,“最好是粤语朗读啦。”

上周我无意听到一个粤语朗读的节目,一个姑娘,读了一个梦。毫不夸张,我当场就嗨翻了!像被拍屁股的猫一样,拗着脑袋,撅着屁股,一口气听了十七八遍,方解心头之痒。

想到这里,不免有种『美食家品尝了一道值得激赏的美食、而其中的妙处却不足为外人道』的感觉。毕竟,别人就算听了,大概也得不到那种“哦哦哦哦”的欣快,而只觉得莫名其妙吧。

这种奇怪的听觉偏好所带来的满足,就像玩具上的高潮,让人觉得既美好、又孤独啊。

——————————————————————————————————————————————

注释:

打屁股的桥段,来自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罪孽,是指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轻戳这里收听《【第三夢】思念交響樂(粵語)》。来自 FM511901 怪脾气造梦工厂

2 条评论

  • 我不是帅哥。说道:

    陈清扬爱上的瞬间是因为他狠狠打了她屁股两巴掌,依陈清扬的性子,王二做出这种行为一定会反抗到底,但为什么在这她反而因此爱上她?因为在陈清扬的逻辑里,这两个巴掌说明王二已经把自己当成自己人。
    有时自己疯狂地爱上某一事物,或者是在某事上的态度与大家截然不同,在别人看起来莫名奇妙的事情,在我们的思维里就应该是这样。
    我也很爱听到华丽的法文音,当一个长相平庸的男子,一开口就是华丽优美的嗓音,我也定会略有倾心。有时我们喜欢的不是大家都爱着的,而是那个事物刚好戳中你的G点,然后,如此如醉。

发表评论